2021年1月,黑龍江綏化市望奎縣一個村屯,突然成了疫情風暴的中心。截至1月14日17時,黑龍江綏化市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92例,無症狀感染者110例。此外,疫情還波及到省內四地市以及吉林、山東兩省。從時空上看,本次疫情傳播速度快,波及範圍廣,當地人員外流後的感染者人數也很多。

這反映了當前疫情防控的一個難題,冬日適合病毒生存,但年關將至,城鄉之間流動加大,人們從城市中返鄉,在防控薄弱的村鎮聚集,最終又回到城市中。而這,給了病毒從鄉村反撲城市的縫隙。

回鄉的媽媽

“待瘋了,徹底待瘋了。”1月14日晚,在短視頻平台上擁有1萬多粉絲的麗姐發佈了一則短視頻,記錄了她隔離期間的狀態。麗姐是黑龍江人,家住綏化市望奎縣。1月9日,望奎縣人民醫院在門診患者“應檢盡檢”中發現一名女性核酸檢測呈陽性。此後,該病例的關聯病例不斷被發現,當地疫情暴發,在短期內傳播至省內、吉林、山東等地。

麗姐所住的佳興小區,是該患者在縣城的所住地,也是疫情最早的發現地。麗姐的短視頻裏,記錄着佳興小區這幾日的狀態。9日晚23點,醫療救護車在夜幕裏出現在小區。10日凌晨5時,望奎正式上報該病例,小區當即宣佈封鎖,所有居民在家隔離,不能出單元樓。之後,消毒人員每天都會揹着電動噴霧消殺器,踩過冰雪堆積的路面,對小區進行全面消殺。偶爾也會有救護車和醫護人員出現,拉着密切接觸者去集中隔離點。

不過,在首例病例確診後,嚴密封鎖的小區內未再有其他病例曝出,這讓小區居民感到幸運。官方通報顯示,在案例上報後的首日,黑龍江省當地篩查出36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,他們均是望奎縣惠七鎮惠七村李景華屯的村民。那裏屬於農村地區,是首例報告感染者王某鶴的老家。

王某鶴今年30歲。流行病學調查顯示,2021年元旦前,她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佳興小區家中,除了在2020年12月29日那天跟表妹到醫院做彩超之外,沒有再外出;12月31日,她的父親王某龍開車來小區,接她回到位於惠七鎮的老家中,她一待就到1月8日,期間很少外出。1月9日一早,她回到縣城,去了醫院發熱門診,體温檢測正常,但當日下午18時,她的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,後被確認為無症狀感染者。

佳興小區地處望奎縣城西南部的政府街上,緊挨着和平小學,周邊小區眾多,餐飲、培訓機構等商鋪繁盛,是縣裏的核心居住區。李丹丹是佳興小區業主羣中的成員,在小區內有一個商鋪。李丹丹告訴本刊記者,小區約有業主400多人,由於小區緊挨着當地和平小學,小區很多住户很多都是來自鄉鎮的陪讀家長,他們在此買房或租住。“一般都是媽媽陪讀,爸爸出去打工,或者爸媽出去打工,老人帶孩子在這陪讀。一到放假,他們就會回鄉下。”

 2021年1月14日,黑龍江齊齊哈爾昂昂溪區實行封閉管理。(圖|人民視覺)

2021年1月14日,黑龍江齊齊哈爾昂昂溪區實行封閉管理。(圖|人民視覺)

王某鶴有一個10歲的兒子,在和平小學上五年級,也被確診為無症狀感染者。李丹丹説,由於北方天氣寒冷,所以和平小學在12月下旬就放寒假了,王某鶴要陪孩子在當地補習英語,就一直留到了元旦。元旦一到,她就帶着孩子回了老家。

她的老家李景華屯地處惠七鎮惠七村,距望奎縣城有30公里,距鎮中心有3公里。從地圖上看,這裏剛好是縣域北部的一角,地理位置偏僻,往北不過2公里,即是緊鄰的海倫市版圖。在她回家之後,這個偏遠的屯子,成了冬日裏常態化防疫工作中的一個薄弱環節,給了病毒以縫隙。1月12日,46名惠七村村民在核酸檢測中被篩查出陽性。

1月13日,疫情後第三天,惠七鎮被列為高風險地區,成為石家莊藁城區之後全國又一高風險地區,確診病例與無症狀感染者增多至100多例,且呈現一地集中傳播、跨地區傳播的態勢。1月14日,綏化市通報,已對疫情重點區域惠七村的李景華屯、洪家屯採取了“安全”措施,將村民悉數轉移,進行異地集中隔離。

鄉村的難題

官方信息透露,經國家疾控中心對病毒基因測序,望奎縣所發生疫情病毒與大連疫情病毒毒株100%同源。但究竟是人傳還是物傳,尚且需要通過流行病學進一步研判。目前尚無法獲悉首例報告病例因何感染。

在很多人望奎人看來,這並不奇怪,望奎當地就有很多人在大連落腳務工。21世紀初,望奎縣時任領導親赴大連考察,決定把大連作為勞務輸出基地,原因是其氣候適宜、飲食習慣與望奎接近、政策環境寬鬆。此後,望奎縣勞動就業局在大連設立辦事處,大連很多勞務公司也在望奎設了辦公室。2005年一則政府通稿《黑龍江省望奎人興起大連打工熱潮》透露,當時在大連務工的望奎人就有近7000人。

“那會兒東北不好找活兒,就只有大連好找活兒。”51歲的惠七村村民高大偉對本刊記者説。這些天,他被要求在自家小院待着,除了廣播通知做核酸檢測之外,其餘時間都不能外出。四天之內,他經歷兩次核酸檢測,作為當地應急全員篩查的一部分。

 2021年1月7日,黑龍江黑河,市民在黑河市第一中學體育館核酸檢測點進行核酸檢測。(圖|人民視覺)

2021年1月7日,黑龍江黑河,市民在黑河市第一中學體育館核酸檢測點進行核酸檢測。(圖|人民視覺)

惠七鎮總共有居民2萬多人,下轄7個村,50多個屯子,每個屯子數百人。這裏與其他地方一樣,很多年輕人外出到大連等地打工,中老年人就留守在村裏。高大偉説,每到節假日,都有在外務工的人回來探親。春節越近,陸續回家的人就越多,有些人一待就直至春節後。“一般在大連打工回來的會比較晚。我們在大連搞建築的人比較多,氣候對於混凝土的影響不是很大。”如果不在大連,就得早點回來,因為天氣越冷,能幹的活兒就愈少。

北方的冬天,活兒少,“事兒”多。非農忙時節,各家都會在這階段操辦紅白喜事,當地俗稱“辦事兒”,多些在外的人回家後,辦事兒也顯得熱鬧。高大偉説,2020年下半年隨着疫情平復,辦事兒的家庭多了起來,每個屯子每月總有幾家,到了2021年,“辦的都是新事兒了”,一些村民一月要參加好幾次。高大偉也去參加過幾次宴席,出席的多是中老年人,“戴口罩的大概只有30-40%”。

王某龍是王某鶴的父親,今年51歲。從12月底1月初,王某龍曾頻繁往返周邊城鎮,參加宴會,多次在城鄉之間流動。12月29日,他到鄰縣綏稜縣雙岔河鎮富民村下廟子屯參加婚禮,30日又在綏稜縣富都酒店參加婚禮,1月3日則在惠七鎮李二酒店參加聚餐,期間他去望奎縣城接了女兒回家。在此過程中,王某龍似乎已感到身體不適,於1月4日和8日兩次到藥店自行購藥。

在東北,屯即是村,是鄉親們劃分各自老家的單位。紅白喜事之外的農村生活,多數時刻是平靜甚至無聊的。除了在家“貓冬”,看看電視和手機,很多鄉親們最大的愛好就是去屯裏打麻將。高大偉説,當地每個屯子一般都有一個食雜店,賣基本的日用品與酒水飲料,也兼具着麻將館的功能,是村裏的社交中心。2020年12月20日至2021年1月2日間,王某龍就曾多次到李景華屯的食雜店中。

1月12日,望奎縣通報46名感染者,均是惠七村村民,很多是無症狀感染患者。流調顯示,這46名感染者具有高度關聯性,公佈的14名無症狀感染者行蹤顯示,其中7人都曾去過屯內食雜店。比如45歲的常某鋒,就經常去屯內食雜店溜達、打撲克,以及23歲的孫某明,在1月7日至10日,他上午、下午均會到屯內食雜店溜達;還有33歲的孫某,在平日不外出聚會時,每天都會不定時到屯內食雜店打撲克、溜達等。

很快,李景華屯內的疫情觸達了周邊地區,首先是相鄰的洪家屯,然後是海倫、綏稜等周邊縣市。截至1月14日17時,綏化市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92例,其中,望奎縣89例,北林區3例。無症狀感染者累計110例,其中,望奎縣104例,綏稜縣2例,安達、海倫、青岡、北林各1例。

鄉村反撲城市

黑龍江疫情折射出了一個當前防控的難題:冬日裏天寒地凍,適合病毒生存。年關將至,城鄉之間流動加大,人們從城市中返鄉,在防控薄弱的村鎮聚集,最終又回到城市中。而這,給了病毒從鄉村反撲城市的縫隙。

望奎,本指遙望卜奎(黑龍江早年的省城齊齊哈爾),有近50萬人口。它地處黑龍江省域中部,距大慶、哈爾濱100多公里,距齊齊哈爾200多公里,地緣位置較好。以望奎為中心,這次疫情很快呈圓心狀擴散到周邊大城市乃至省外。

1月11日,望奎宣佈“封城”。當日,吉林省長春市通報新增4例無症狀感染者,他們為兩對夫妻,均來自望奎。此後,黑龍江齊齊哈爾、哈爾濱、伊春、牡丹江等多市,也報告望奎輸入的感染者病例,多數是無症狀感染者。

這些相隔百里大城市報告的輸入性疫情,甚至超過了望奎縣周邊的縣市。自12日以來,哈爾濱市累計在望奎縣返哈人員中發現確診病例5例,牡丹江市4例。哈爾濱一名確診病例父親對媒體表示,此次回望奎是探親,期間女兒去了縣裏辦醫療卡,但從未去過此前疫情暴發地的李景華屯。

疫情還在短期內輸入到了省外。王某龍在綏稜縣參加完婚禮後,曾在2020年12月29日乘火車返回望奎縣。當天與他同乘坐一輛火車的一對夫婦,於1月5日搭乘火車K350次列車,從綏化前往長春。這列始發站為佳木斯、終點站為北京的列車,橫穿了大半個東北地區,全程27小時32分鐘,共20個停靠站,途經哈爾濱、瀋陽、唐山、天津等地。有3人在哈爾濱西站上下車後,都在數天後成了吉林省的輸入性案例。其中一名男子後來在吉林省內兩地培訓授課,有19位密切接觸者以及關聯密接者被診斷為無症狀感染者。14日,吉林松原也報告了2例望奎輸入病例。

疫情也輸入到了山東省。1月13日,山東省威海市報告發現1例無症狀感染者,來自望奎。他今年22歲,曾在1月6日在望奎參加婚禮,後在1月9日從哈爾濱飛到威海。該男子是威海市臨港區一名家電送貨員,曾在威海多個小區送過貨。

疫情發生後,雖然黑龍江當地緊急採取了封鎖、異地集中隔離、全員核酸篩查等措施,但截至1月15日,疫情已然傳播至省內四地市及吉林、山東兩省四地市。從時空上看,本次疫情傳播速度快,波及範圍廣,當地人員外流後確診病例及無症狀感染者人數很多。

2021年1月12日下午,哈爾濱市民填寫新冠疫苗接種知情同意書。(圖|人民視覺)

2021年1月12日下午,哈爾濱市民填寫新冠疫苗接種知情同意書。(圖|人民視覺)

這似乎將是未來一個月中,國內疫情防控面臨一個先行考驗。1月13日,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寄香港物流發佈會上,國家衞健委相關負責人表示,當前國內多地報告本土散發病例和聚集性疫情,疫情呈現持續時間長、涉及範圍廣、傳播速度快、患者年齡大、農村比例高等特徵,有的地方出現了社區傳播、多代傳播,防控形勢複雜嚴峻。

“和城市地區相比,大部分農村地區的醫療條件是薄弱的,防控能力相對比較弱,特別是隨着春節的到來,大量人員陸續都會返鄉過年,城鄉之間的人員流動會進一步加大,這給農村地區的疫情防控帶來很大的挑戰。”國家衞生健康委疾控局監察專員王斌表示。

這種情況下,問題何解?王斌表示,這段時間以來,他們會同相關部門指導農村地區防控工作,主要採取了以下幾方面措施:要求各地要建立縣鄉村三級指揮體系,壓實疫情防控的責任,加大宣傳,提倡在節慶期間少擺席,避免人羣聚集,同時還要做好重點人羣摸排、提高鄉鎮醫療機構對新冠疫情的發現報告意識等等。

王斌説,再過十幾天,春運就要拉開帷幕,春運的疫情防控是目前疫情防控面臨的一次“大考”。“目前估計,可能境外回國人員會進一步增加,國內人員流動也會增加,會有很多人回家過年。同時,在春節還會有更多的室內聚集,我們也感覺到,為了保障春節的物資供應,很多的食品、貨物物流也會增加,這些都是在春運期間疫情傳播的風險因素。”

(文中李丹丹、高大偉為化名)